韩路晨

京夕何夕 介与相怀

''因为是同盟啊''

#罗路
#索香
#10.06罗生快
真是醉了,本来打算十月份发的,结果一直忙着居然拖到了二月份!
不过正好情人节了,就当情人节贺文吧~
总算赶上了(个屁啊!
#情人节快乐
#估摸着有点ooc吧



这是罗在桑尼号的第5个夜晚。

没有了白天的风暴,广阔的海平面显得格外宁静。
漆黑的夜幕上缀满了璀璨的星,亮闪闪地铺成一片。
淡淡的橘子清香在空气中弥漫飘浮,酸酸甜甜的像一场梦。

多么惬意的夜晚。

罗靠在瞭望台的木板上壁上,环形的窗子零零散散地开了几扇。
凉爽的风从那里穿梭而过,刺激着守夜人最深处的警戒。

今天已经是十月五日了,
钉在墙上的日历被风吹得扑棱扑楞直响,
大大的六呼之欲出。

不想过...

一天天撕掉那些日历,
就像不停地有人在自己耳边呐喊:
报仇报仇!都这么久了仇还没报!又是一年了!

''又是一年了...''
罗叹了口气,眉头紧蹙着仰起了头。
后背的坚实触感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放松,
可随即又挺直了腰背。

''路飞...你说我们能等到那天吗?''
月亮从云层中钻出来,白惨惨地照在罗的脸上。
仿佛心底所有的痛苦和隐秘,都暴露在天地之间。
现在的他好像是完全干净的。
没有杀戮,没有阴谋。
像个小孩一样,只知道天真和单纯。
罗把头深深地埋进了曲起的双腿间,
像一个胚胎,静静地隔绝着外界。
''我们能成功么?''他呢喃着。

突然
''砰!砰!''两声剧烈的爆炸声在窗外响起,
罗条件反射地握住刀柄滚到了窗户下面。
瞭望台的隐藏镜筒显示四周一个人也没有。
难道会隐身?
''Room!''罗打开了手术室。
蓝色的能力圈将整艘船保护在内,并慢慢地向外扩张。
罗闭起眼感受着圈内的动静,意识一波一波地延伸开去。
除了船舱,其他地方空无一人。
不会进了船舱吧?
罗有些紧张,船舱里有一个两个三个......九个...没错!
可不对劲...这些人怎么全在厨房?!
答案呼之欲出...
罗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,一大片乌鸦啊啊啊地从脑袋上飞过。
真是白担心这群吃货了!

他松开刀柄,一个瞬移来到了厨房门口,''膨!''地一脚踹开。
''哈!混蛋!''中气十足,''被我逮...呃''
厨房里黑漆漆的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洪亮的声音生生被扼在了喉咙口。
一大片乌鸦集体急转弯又啊啊啊地飞了回来。

''咳咳,不对啊,明明有人的啊。''
罗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,
可现在这种情况就像在啪啪啪给他打脸。
罗皱着眉打开了灯。

忽然''啪啪啪啪啪!''急促的爆炸声连续不断地响起,
无数个气球从厨房的角落里飞出,聚集在他面前。
漫天的彩色飘带纷纷扬扬地落在他的头上和肩上,
金色的碎屑在空中翻腾,灯光的照射下,如梦境般幻美。

''生日快乐!''
一行人从桌子底橱柜里米缸后各种隐蔽的地方钻出来,凑到罗的面前。
路飞捧着个大蛋糕从碗橱里跳下来,
活动着被挤压得有些僵硬的肢体,用力地扯出一个咧到耳根的笑容。
''嘿!特拉仔,生日快乐!''

罗有些恍然,
突如其来的光明和斑斓的色彩,让他眼前一片缭乱。
倒不是反应力下降了,
而是一种敏感温热的元素正在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心脏和泪腺。
方才下意识握紧刀柄的手也有些颤抖。

''啪!''厨房里的灯被关掉了,
蜡烛上微弱的光芒照出一圈淡黄色的光晕,
朦朦胧胧地散发着温馨。
众人一齐站在罗的身边,勾着肩膀,唱起了生日歌。
声音一拳一拳地打在罗的心脏上,又一下一下底轻轻抚摸着。
一阵阵酥麻从脚底窜上脑袋,
罗感觉自己快站不住了。

一曲结束,路飞捧着蛋糕站到罗的面前。
帅气的脸庞在昏暗变幻的光线中显得尤为不真实。
''唱完啦!来许愿吧!''
''呃...我希望...''
''不能说不能说!''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抵在了唇上。
罗盯着那双倒映着烛光的双眸,心里有什么暖暖的东西流过。
''就这样吧。''他想,''等报了仇,我们就这样一直一直好好地生活下去吧。''
他情动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路飞的手指,不出意料地看到了那人红扑扑的脸颊和闪电般收回去的手。
''许好了。''
''啊...哦...那...那吹掉吧!''
''呼-----''烛火在强气流中摇曳晃动,厨房又归于一片漆黑。

''啪!''香吉士打开了厨房的灯,娜美突然一阵惊呼。
原来,围成的圆圈里早已没了两人的身影。
''不稀奇,不稀奇。''乌索普拉着长鼻子摆摆手,我早就得了''再怎么看他们秀恩爱也不会想一把火烧光''的病了。
娜美''咯咯咯''笑着拉上罗宾去切蛋糕,弗兰奇叫喊着''super!''扭着风骚的屁股摇开了两瓶可乐。
乔巴撅着嘴担心地站在原地,布鲁克凑过去问它怎么了,乔巴皱着可爱的蓝鼻子问''真的没有事吗?''
''呦吼吼吼~当然没事啦,乔巴君可别跟过去哦,狸猫勿视哦。''
''是驯鹿啦!是驯鹿!
''呦吼吼吼~''
''喂!''
厨房里一片闹哄哄的景象。
香吉士掀开咕嘟嘟翻滚的汤锅锅盖,青黑色的丝状物在浓醇的汤汁里若隐若现,清新的大海气味伴着热气腾散在空气中。
他拿起汤勺品了品火候,浓香而不油腻,恰到火候。
''美丽的女士们!''他喊道,''美食准备好了,请享用吧!''
汤勺在手中翻飞,十个蓝色抗撞击的汤碗三排排开一会儿便盛满了香气四溢的汤。

乔巴和乌索普第一时间扒在了吧台旁,四只眼睛星星一样的眨巴眨巴着。哈喇子还悠哉悠哉地悬在半空中,就被香吉士一脚踹开。
''口水离远点!''
''别这样嘛~''一人一鹿闪着KIRAKIRA的金光。
''那你们端到桌上去。''
''好勒!''乌索普勤快地端起餐盘。
乔巴仰着脖子跟在后面''香吉士,这是什么啊?''
''是绿藻哦~''
''哇喔~看起来好好喝。''
香吉士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正往这赶来的身影,果然僵了一下。
索隆哼了一声找了个位子坐好。
''开饭啦开饭啦!''乔巴也兴奋地爬上凳子。
香吉士挑了挑眉毛,回到灶台旁开始准备装盘第二道菜。

甲板上凉风轻轻地吹着,
这个季节天气已有些寒冷。
路飞盘着腿坐在木箱上,小小的背心在冷风中掀动。
''路飞,冷吗?''
''啊,还好。''
虽然是这么说,可披着外套的男人还是脱下衣服搭在了路飞身上。
''谢啦,特拉仔。''
''嗯''男人又懒洋洋地靠回桅杆。
''等上岸了,你还是跟我一起行动。''
''好。''
''你可别拖我后腿啊!特拉仔!''
''ー ー冒冒失失的人明明是你吧!''
''哈哈!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!''
''......嗯。''

''特拉仔,你看那星星像不像天堂漏下的光。''

漫天的星星散发着柔和的光亮,一颗一颗的,
像是厚厚云层上破了的小洞。
璀璨的白色就从那里透出来,绽放。
时明时暗。
仿佛圣洁而安详的天堂就隔了一云之遥,伸手便可触到。

罗突然有些不安,伤感的气氛压抑地横亘在他们之间。
''路飞...你...''
''啊~~~~好怀念空岛的美食啊~''
''ー ー靠''
就说自己干嘛要担心这种没有神经的人。

罗瘪了瘪嘴,轻轻地闭上眼睛感受着身边人平缓的呼吸。
皎洁的月色安静地斜照在甲板上。
两个拉长的身影伴着微风,
紧紧地靠在了一起。

厨房里仍是一片喧闹。
路飞披着外套回来时,乌索普还是忍不住伸展着面部表情说了句''呦,外套挺好看的嘛。还有个圆圆的头呢。''
''乌索普,喜欢我送你一件。''紧跟在后面的男人斜倚在门框上不轻不淡地说道。
''额呵呵,哇今天的汤好好喝啊~是吧,娜美?''
后者明显一副不想理你自作自受的表情。

香吉士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。
饭后,
路飞和罗捧着切好的蛋糕又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娜美和罗宾准备去甲板上消消食。
乔巴请求能不能带它一个,顺便待会儿一起去洗澡,娜美爽快地同意了。
乌索普弗兰奇布鲁克表示带我一个!随即便被''咚咚咚''敲了三个包。
索隆和香吉士也奇怪的不见了,
乔巴支支吾吾地表示好像看到他们往水族馆餐厅去了。
总之今晚的大家都有些意外的不对劲,
但仿佛又是水到渠成的样子,旁人也就心照不宣地没有点明。
毕竟过的是腰上挂脑袋的日子,独立久了也总会想找个依赖。
不为别的,就为了以后能并肩作战,也是莫大的安慰了。

船舱里各处暗藏的情愫终于浮出水面。
漆黑的月夜慢慢也变得令人心安起来。


番外:不要吃我><
绿藻头and厨师

''喂,绿藻头,今天的绿藻怎么样?''
呵,托你的福,真美味。''
''那么,不让我也托一下你的福吗?''
''为什么要托我的福?''
''让我也尝一下绿藻嘛,刚才没尝够。''
''哈?没尝够去厨房啊!''
''你想在厨房吗?算啦,这里也很好了!''
''什么啊?喂!你在干嘛!手拿开啦!死卷眉!''
''喂!现在惹我不是明智的决定哦。''
''你...唔...可恶...力气...怎么...用不上...''
''乖乖给本厨师处理吧!''
''混蛋...你...到底...给我...下了什么...''
''你猜咯~''
''嗯啊...哈...''
''绿藻头~你可真美味~''
''混...啊...''

评论(3)
热度(21)

© 韩路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