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路晨

京夕何夕 介与相怀

"不是兄弟"贰

#小剧场

#现实向同人

#浩然CP不拆可逆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篮球场上精力过剩的男生们还在卖力地挥洒着汗水。 


他站在树荫里,目光追随一个矫健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。


运球,上篮,进球!


呼声远远地隔着热浪飘至耳边,像夏日闷热的风,一阵一阵的,细微又不可捉摸。


那人时不时从外圈跑过,露出来布满汗水的皮肤上,就会熠熠地反射起刺目的阳光。


他突然动了心,眼眶有些酸涩,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。


摊牌后,他还是第一次重新体会到暗恋的美好,像是苦水里的一颗糖,轻而易举地就攫走了他的心。

身边有人靠近,他低了低眸子,装作研究鞋带。却看见另一双球鞋停在了自己脚边。

''陈卓然?''

''嗯?''他抬起头,原来是他的同桌。

''你怎么了?''

''呃,没什么啊。''

不知什么原因,他总觉得他同桌跟他是一样的。但他不敢求证,直觉的根据虚无缥缈,说不好,还会失去一个朋友。

''你跟郑浩文...最近...闹掰了?''

''啊?''心里的秘密被人看穿,''没有没有,就是同学嘛,有点小别扭。''

''哦。''

他答应得很敷衍,似乎这样的答案并没有达到他的期望。


''陈卓然。''


''嗯?''


同桌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,严肃到好像接下来谈论的会是什么影响一生的话题。


''你是Gay吗?''


果然。


他扯了扯嘴角,想说不是,手刚抬一半却恰好望进了一双深色的眼眸。


那双眼睛盯着他,明明清澈的不带一丝恶意,却让他感觉自己如临深渊。


他心里有些发毛,仿佛隐藏了两年多的感情就这么被一点点挤压了出来,暴露在阳光下,无处遁形。

他张了张嘴,却最终只是从喉咙口挤出了一句''好像是。''

那声音细如蚊蝇,干瘪得可怕。他尴尬地咽了咽口水,却听见一个十分坚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他说''我也是。''

夏日的阳光就在这一刻变得异常耀眼。

篮球场上好像也产生了一些骚动,他脑袋昏昏沉沉的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一会才问''你真是Gay?''

''嗯。''他同桌回答得极为迅速,接着又补充道''我还有个男朋友。''

一声炸雷在他脑中爆裂,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同桌''男...男朋友?!''

''嗯。''依旧很迅速。

''......谁?''

''外班的,你不认识。''

''哦。''他呼了一口气,幸亏不是他认识的人,再这样下去他要站不住了。

''说说你和郑浩文的事吧,你们......在一起了?''

''没有,怎么可能。''他挠了挠头,男生之间说这种话题好像很奇怪。

''那你们怎么了?''

''还不就是......他以为我不把他当兄弟了。其实怎么可能呢,我那是喜欢他说不出口啊,看到他又控制不住,只好躲着他呗。''

''唉......''他同桌深深地叹了口气,又问''你不打算说了?就一直误会?''

''我不敢说啊,万一知道了真不把我当兄弟怎么办?''

''也是,但是起码那样能让你心里好受一点吧。''

''嗯......但那样他就不好受了,与其这样,还不如我自己忍着。''

''唉。''同桌又叹了一口气,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''说不定他在等你开口呢,别错过了机会,现在不说,以后后悔都来不及。''


''不知道......我再看看吧。''


''嗯。''


篮球场上突然传来混乱的声音,陈卓然抬起头却发现郑浩文不知何时坐到了地上,身边的男生逐渐把他包围住。他好像扭伤了脚,双手捂着脚踝,低着头。


''呃...那个......''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慌乱。

''没事儿,去吧,好好关心一下他。''

''嗯。''

郑浩文被男生从地上扶起来,站直的那一下表情有些狰狞,陈卓然下意识地伸出手,却被那人不着痕迹地躲开。他有些讪讪的,不知该不该收回来,却又被另一只手抓着搭在了郑浩文的腰上。''陈卓然,拜托你啦,把郑浩文送到医务室去吧。''''我......''''去吧,去吧。来来来,我们继续打球。''围在身边的男生一哄而散。

他搭在郑浩文腰上的手僵硬得不像是自己的,心心念念的人就倚在自己的怀里,大半个身子的重量还托付给了他。刚打过球的身体热的可怕,汗水从腰腹处的衬衫中洇出来,黏在他的手上,勾勒出流畅的腰线。因为劳累和痛楚,身体也十分柔软,他花了好大的劲才把自己从心猿意马的世界拉回来,一本正经地扶着那人往医务室走。

医务室里并没有人,医生估计去哪里偷闲了,只留下一张小伤小病的处理方法和注意事项,末尾还补充道''高中生应具备自我处理应急情况的能力''把自己推脱的一干二净。陈卓然苦笑,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冰袋和绷带,也不知道这医生是帮他还是害他。

郑浩文躺在病床上,他拿着东西走过去,直接就坐在了那人的脚边。冰袋的温度有点凉,他先在胳膊上试了一下才发现那温度真是凉的可以。他四处看了看,没有毛巾,一狠心,直接将自己的袖子拖出来大半截,包住了那个冰袋,放在了郑浩文的脚踝上。

郑浩文转过视线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,自己的脚踝上放着一个被校服袖子包起来的冰袋,而袖子的主人却为此露出了大半个肩膀。窗外的阳光照在那单薄的身体上,白皙得直诱人想犯罪。

''你就这么缺爱?''

''啊?''

''逢人就要说我们闹掰了然后寻求安慰?''

''你说......什么啊...''

袖子里贴肤传来的凉意让他有些发寒,但肩膀那里接受到的恶狠狠的目光更让他坐立不安。

''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。''

郑浩文不说话,扭过头去看窗外的树。夏日的阳光毒辣地照在叶片上,像是要照出人最后一丝理智。谁知道他怎么就坐在了这个地方。

''你同桌好好地抚慰过你幼小的心灵了吧。''

''......我的事,不用你管。''

''那你现在算什么?来管我的事?''

''......''

''陈卓然,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坐在这里?朋友吗?''

''......''

''还是说......暗恋我的人...?''

''?!''

''是什么?''

''你......怎么知道的?''

''......''

''你什么时候知道的!?''

''......那天......我没走。''

''......什...什么......你没走!......那你都...都听到了?!你为什么不告诉我!''


''......我不想说。''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说。


''你不想说.....!所以你就能耍我吗......?!''


''我怎么耍你了?'' 


"我这几天失魂落魄千方百计想跟你恢复关系......你很开心吧?" 


''......'' 


''看我在这里照顾你,心里很爽吧......亏我还担心怎么告诉你!简直跟白痴一样.....''


''我没有...''

''郑浩文......我是喜欢你......但你也不可以这样耍我......!''

''陈卓然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!''

''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!''

''我们......''

''我们早就不是兄弟了......''

燥热的空气闷得人心里发慌,高温的气体此刻却像冰块一样,凝固在两人中间,无法逾越。

陈卓然从床上站起身,用绷带将郑浩文的脚踝一圈圈包住,剪断,打结,离开。整个过程不发出一点声音,仿佛刚才冲郑浩文怒吼的另有他人。

他累了,这些天紧张与不安的心情几乎折磨得他要神经衰弱,明明卖力得想要做到更好,更周全,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不过是橱窗里的一只小丑,傻傻呆呆的,被一场骗局弄的手足无措。

他喜欢郑浩文喜欢了两年,这一刻,他却迟疑了。

医务室外的阳光依旧灿烂地照耀着,他站在阳光下,空旷的心里却如冰原般霜寒满地。

评论(2)
热度(2)

© 韩路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