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路晨

京夕何夕 介与相怀

''捉迷藏''

#全职双花
#高中毕业


无意中翻出的旧稿,后续等我高考完再说吧(欠揍脸[pia!



高中毕业的暑假,孙哲平和张佳乐的班上弄了一个同学聚会。五十个人,刨去种种不可抗力,去的一共有四十多个。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吃饭,吃完了饭又要唱歌。唱完歌一些小组织就开始四分五裂了,女生三两个凑在一起要去逛街,男生一群群的搂着脖子要去打球,打游戏,还有的霸着麦克风不肯放,誓必要吼到嗓子哑掉才肯罢休。孙哲平心里想邀请张佳乐去他们家玩,便凑在他耳边问他,谁知正好轮到一个唱<算你狠>的,张佳乐张着嘴啊了半天也没听清,孙哲平便提高了一点音量问''去!我!们!家!玩!吗!?''话音刚落,几个耳朵尖的立刻举起手喊着要去,张佳乐也闪着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说''好啊好啊,一起嘛一起去。''孙哲平反驳的话便从喉咙口遛了个弯又吞回了肚里。

那几个吵着闹着要去孙哲平家里的,都是关系好的兄弟,抱着长见识的态度想参观一下土豪的家。结果孙哲平还真的不负所望,四层的大别墅加一个地下室,百坪的花园带一个游泳池,门口还养了一条站起来有近两米高的狗。一个胆子小的同学吓得从十米外就开始打哆嗦,张佳乐也紧紧地抓着孙哲平的胳膊,孙哲平故意编一些骇人的话骗他,就感觉到他整个人都要钻到自己怀里来了。

进了家门,几个人要去参观房间。房子太大房间又多,孙哲平想和张佳乐单独相处,不知怎么的就提到了捉迷藏。几个大老爷们儿当然兴致缺缺,但听说可以随便挑礼物后,也都纷纷表示同意。反正房间这么多,时间为一小时,孙哲平来找,赢的人挑礼物,输的人就得满足一个要求,男人嘛,当然都爽快地同意了。

数了一百秒后,一楼大厅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。孙哲平伸了个懒腰,大喊一句''我来啦'',便直奔三楼小房间。别问他怎么知道的,家里凡是公共地盘和他的房间都被他安装了摄像头,三十段视频他的手机上随便都可以调出来。刚才在数的时候,他就看见张佳乐鬼鬼祟祟蹑手蹑脚地进了他的小房间,甚至还清楚地看到他脱了鞋塞进了床肚,然后爬进了他的小衣柜。说来也巧,他有三个卧室,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小房间。因为采光不好,白天只要拉上窗帘房间里就跟黑夜一样,有事没事他就窝在这里头打打游戏,看看电影,所以衣柜里也只有些四季的睡衣。这倒的确是个藏人的好地方。孙哲平一边夸着张佳乐机智,一边大声地踩着楼梯上了三楼。进了小房间,锁了门,说了一句''出来吧。''

张佳乐躲在衣柜里已经开始冒冷汗了,从脚步声越来越近开始他就有点发抖,虽然他极力地告诉自己孙哲平是在虚张声势,但为了不发出声音而保持不动的身体已经僵硬得快控制不住了。他咬着牙又往挂着的衣服里缩了一点,头尽量埋在膝盖里减小体积。他紧张的脑海中一片混乱,以至于根本没听见孙哲平已经偷偷地拉开了衣柜门,正一脸好笑地看着他。

''张佳乐。''耳边突然响起孙哲平的声音,他吓得猛地一回头,唇瓣却突然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。孙哲平趁机吻上了他的唇,像是要安抚他刚才被吓坏的情绪,他耐心地舔舐着,动作轻柔得像四月拂塘的柳。''唔...孙哲平...''''乐乐...别说话。''孙哲平就着姿势爬进了衣柜,拉上了衣柜门。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让张佳乐手足无措,他下意识地挥着手却只是碰到了身上人一片袒露的胸膛。''乐乐。''孙哲平抓住那双不听话的手,轻轻却又不容置疑地按在了自己的心口。''咚咚,咚咚。''强而有力的心脏跳动着,像是在诉说着那些笃定的情话。孙哲平逐渐靠近,心脏也随之跳动的越快。张佳乐此时掩藏在黑暗里的脸庞已是一片羞红,他早就知道孙哲平喜欢他了,而且他也知道,高中三年孙哲平一直没有碰他,就是怕他没有准备好,留下什么强迫的回忆,两个人关系不清不楚,对高考也会产生影响。而现在,高考已过去十多天,备考的紧张感早已消失,同窗的熟悉还感依旧清晰,正是一举攻下城池的好时机,孙哲平想做什么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韩路晨 | Powered by LOFTER